• 繁體

勢不可當 看智能手錶怎樣玩死手環和腕錶

  正如所有人預料的那樣,智能可穿戴設備整個市場規模仍然在逐漸擴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觸這一新型數碼產品,它們似乎正在逐漸擺脱曾經叫好不叫座的狀態,而在這個過程中,整個行業的結構也正在發生變化,一些產品開始走下坡路,而另一些產品受到可穿戴風潮的影響,也正在積極朝着這個領域靠攏。

\

  雖然獲得了The Verge的推薦,Jawbone智能手環還是未免退潮流。

  智能手環,一場註定的敗仗

  大多數人真正瞭解到可穿戴設備這類產品時是通過Jawbone推出的UP系列運動手環產品,2012年推出第二代UP 2更是將可穿戴智能設備的概念推向一個高潮,UP2也成功的登陸了蘋果的Apple Store,無論線上還是線下都取得了不俗的銷售成績。接下來的一年,谷歌放出了谷歌眼鏡的消息,並於2014年在一場華麗的發佈會上正式發佈了這款黑科技產品,憑藉AR(增強現實)的概念,谷歌眼鏡絕對可以問鼎年度黑科技產品。雖然谷歌眼鏡以較高的價格開售,但還是引發了一陣風潮,佩戴谷歌眼鏡上街也成為了當時最時尚前衞的舉動。時下可穿戴設備也如雨後春筍冒出,你既可以看到Misfit這樣的新晉品牌推出的產品,也可以看到老牌計步器廠商Fitbit在面臨這項巨大熱潮下的積極探索,就連一直屢屢嘗試推出硬件產品而不得要領的微軟也在可穿戴設備上嚐到了甜頭,其推出的Band智能手環在正式發售後很快被搶購一空。不過這些都算不上是真正的顛覆者,真正將智能手環作為一種概念深入人心的還是小米,小米將智能手環的價格拉低至79元,對比Misfit Shine以及Fitbit上千元的定價,小米手環其實公佈了一個誠實的價格,就硬件本身來説,這類產品的成本其實很低廉,但廠商企圖以高端的設計以及全新的概念來打動用户,但當這一風潮席捲而來是,放下概念的迴歸硬件本身的小米卻成了最後的贏家。

\

  儘管谷歌眼鏡已經發布了第二代產品,但事實上它已經失敗了。

  為什麼這樣的設備受到許多用户的喜愛似乎並不難理解,所謂的智能手環最大的用處在於倡導一種健康的生活理念,這也是這類產品最核心的價值,而其產品硬件本身根本毫無技術含量,只是在移動網際網路這個大背景下,與軟件的結合才造就了其核心價值的體現。智能設備拼硬件拼配置的時代早已過去,當今的智能硬件開始拼概念拼想法,將隱藏在生活內部的實際用户需求抽離出來,迎合用户的期許塑造智能設備的形象,智能手環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實例了,人們購買智能手環最根本的動機是企圖通過這個小小的設備,記錄自己的活動量,並以此數據為依據規範自己的生活,達到更理想健康的狀態。

  然而這種想法被設計在概念層面卻終究只停留在概念層面,谷歌眼鏡發售後雖然引起了不小的爭議,但人們很快發現這款產品的雞肋之處,並非技術不過關,而是當你帶上這款怪模怪樣的產品出門後企圖通過它獲得怎樣的體驗呢,谷歌眼鏡所展現的功能確實讓人們發自心底的稱讚很酷,但這對生活本身又有什麼意義呢?智能手環也一樣,起初它的確能夠通過收集的數據對用户進行指導,但經過一段時間的使用後,用户很快就會發現,在數據上的吹毛求疵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於是在2015年末,Jawbone宣佈全球裁員15%,並關閉紐約辦公室,以此緩解新品低迷的銷量給企業帶來的壓力。

  智能手錶更流行?還是手錶開始智能化?

  智能手環是被創造的需求,但智能手錶卻不是,因為在誕生智能手錶之前人們本身就佩戴手錶。智能手錶品牌Pebble的創始人Eric Migicovsky在近期舉辦的2014柏林網際網路峯會上發表言論,認為在5~10年間,智能手錶將取代傳統腕錶實現普及。看上去智能手錶的普及之路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説服那些佩戴傳統手錶的用户改用智能手錶,另一部分則是説服那些原本並不佩戴手錶的用户來佩戴智能手錶。

  美國調研機構Kantar對智能手錶進行了相關的調研,在美國本土用户中,智能手錶的普及率可以説是相當低,這一方面折射出這個新興市場具有很大的潛力,另一方面也表明更多用户對智能手錶的瞭解似乎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高。

\

  華為WATCH也在近日登陸中國市場

  然而智能手錶確正在悄悄的對腕錶發起進攻,今年4月份,蘋果推出了旗下首款智能手錶Apple Watch,雖然開售至今蘋果仍然沒有公佈這款手錶的銷量,但早已有調研公司表示Apple Watch的銷量要好於預期。Apple Watch的暢銷在無形中對瑞士表業造成了衝擊,有數據顯示瑞士腕錶在今年整體的銷售額同比下降了12%,顯然那些有幾千塊預算想要買一塊手錶的用户會率先被Apple Watch吸引,而不是那些經典的腕錶品牌,當然除了Apple Watch外,Android Wear陣營也正在崛起,三星在下半年也從時尚的角度切入發佈了兩款智能手錶,華為發佈的智能手錶HUAWEI WATCH也在今日正式面向中國用户開售,這樣更富有實用性又新潮的產品對比那些經典但是相對單調的腕錶自然是一個更理智的選擇。同樣這樣的產品也開始廣泛被年輕人接受,畢竟智能手機 ,社交網路已經成為當今年輕人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

  經典腕錶廠商也在向智能手錶靠攏推出智能手錶產品

  於是我們也開始看到了經典腕錶廠商開始轉移陣地,嘗試向智能設備這一全新的領域靠攏,這些走在前沿的廠商包括泰格豪雅(TAG Heuer)剛剛推出了一款名為的智能手錶——Connected,搭載Android Wear系統並由Intel提供硬件技術支持,這款產品也被看做是經典腕錶廠商的一次創新大膽的嘗試。摩凡陀也聯合惠普打造了一款機械智能手錶——BoldMotion,與豪雅的connected相比BoldMotion的智能化嘗試更為保守,其內芯大部分仍是機械的,外觀也保持了傳統手錶的設計,但它也內置了智能模塊,實現資訊提醒,健身數據收集等功能。而美國本土的手錶品牌化石(Fossil)也正式收購了萎靡的智能手環廠商Misfit,相信不久之後我們可以看到Fossil的智能手錶。

  看上去Eric Migicovsky的預言正在應驗,至少我們開始看到腕錶廠商的妥協和新嘗試。智能手環的沒落並不昭示着智能手錶也會重蹈覆轍,事實上智能手環簡單的功能已經被智能手錶輕易的取代,藉助智能手環構造的新概念以及人們對腕錶一直存在的需求,智能手錶必將成為勢不可當的新勢力。

  【本文為大公數碼獨家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欄目介紹
機,可以是手機,亦可是相機,數碼產品都可以歸為“機”,有“機”是評測,無“機”卻不是空談,關鍵是敢説不敢説,我們敢説你不敢説的,就為圖一個樂兒。
製作團隊
大公網數碼互動郵箱
digi@takung.cn
  • 撰稿:大公數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