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院線聯盟PK樂視:客廳取代不了影院

樂視想要在電影首映前為會員提供點映服務,但這個瘋狂的想法最終還是遭到了院線聯盟的抵制。

  在電視上看電影已經不是一件稀奇的事,不過在電視上看當下正在影院上映的電影,恐怕除了網上下載盜版資源也別無它法了。不過智能電視的出現,讓打開電視看合法正版電影變得更加簡單,現在有人又要顛覆這個體驗,要讓你打開電視看當下影院正在上映的電影,這聽上去似乎有點瘋狂,因為我們知道院線上映後影院是唯一的觀賞渠道,在一段時間後才可以通過DVD或者其他渠道發行電影,這段期間被成為院線電影的窗口期,一般來説一部影片的窗口期大概為3個月左右的時間,不過近年來隨着國產電影渠道的豐富,窗口期越來越短,有些電影的窗口期甚至縮短為1個月。

  設定窗口期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保護影院的利益,但由樂視影業投資近期正在熱映的電影《消失的兇手》卻在上映前經歷了一場“超前點映”的風波,簡單來説樂視為了加強自己在智能電視領域的優勢,想要讓用户在電影首映前一天,通過樂視電視提前點映播放這部影片。就在做好一切準備,甚至在近幾場發佈會上放出消息後,樂視迎來了第一個挑戰,針對樂視破壞電影窗口期規則的行為,影院聯盟發佈了抵制公告,如果樂視在首映前放映電影,那麼院線聯盟將取消《消失的兇手》的所有排片,迫於這一壓力,樂視最終還是取消了超前點映計劃,在此之前樂視甚至宣佈此次超前點映如果取得了成功,那麼樂視每年將為用户帶來5~8部超前電影的超前點映。

\

  一路打着顛覆旗號而來的樂視,終於在顛覆的路上跌了一跤,但伴隨樂視顛覆性口號的其實是近年來不斷蓬勃的電影市場,2015年中國的年度票房更是突破了400億大關,然而在很多人眼裏這才僅僅是一個開始——雖然票房依然呈現持續走高的趨勢,但國內的大屏幕數量也在不斷的增加中,在400億票房的背後是僅有14.95%的上座率,這意味着電影的市場至少還有85%的增幅空間。這也同時解釋了,為什麼電影市場發展蓬勃,院線依然叫苦不迭。

  如果沒有窗口期的保護,那麼影院勢必經營慘淡難以存活,雖然在體驗上影院無疑是最佳形式,但如果電影能夠在智能電視平台上與院線影院同步放映,勢必會極大的打擊人們進入影院的積極性,智能電視平台的內容收費本身就要比院線廉價,又對應了整個家庭的用户,這會極大的稀釋進入影院的人羣,但院線作為電影放映的主要渠道,其實代表的正是電影市場空間的容量,院線的慘淡將意味着電影市場的萎縮。

  這一來自電視的挑戰確實足以影響整個電影產業,不過電視與電影終究有着本質上的不同,這是由二者不同的渠道特性所決定的。用户進入電影院的過程是純粹付費購買內容,但電視的內容基本上等同於免費,雖然網際網路電視或多或少的改變了電視單向傳播的結構,但電視內容依然趨於免費或者廉價,同時廣告也並不會因此消退,相反還會滋生出更多的形式和機會。

  不同的行業交織在一起難免會產生利益的拉鋸,樂視的超前點映事件正是這些利益拉鋸的一次集中體現。如果任由市場的自我調節,樂視的超前點映計劃的確有明顯的優勢,但事實上智能電視與院線同台競技本就是一個不公平的體現,智能電視平台不但能夠覆蓋更多的用户,在成本上也更加低廉,能夠為用户帶來更大的優惠。

  樂視的顛覆之行自然不會因此停止,積極投資影視產業的樂視其實有很多很多機會,事實上不僅僅是樂視,包括愛奇藝,優酷土豆在內的多家視頻網站早已經開始了自制內容的運營,內容方向涵蓋了綜藝娛樂,連續劇及電影或微電影等,或許度過窗口期的電影對視頻網站來説是一種資源,但正在熱映的電影其實並不應該成為這一渠道的犧牲品,如果未來某天超前點映成功了,那我更願意相信這樣的內容原本就是面向網路平台發行的,而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電影。

  中國電影日趨繁盛也間接的説明了電影本身的價值,而電影的價值似乎更應該體現在影院中,雖然今天看來,相對於更便捷高效的網際網路,電影院顯得過於老舊,但正是這種舊形式才能在如此快消的時代帶給我們一些慰藉,從這個角度上看,電影院這個空間有其自身的價值和意義,並不該被客廳取代,也並不能被客廳取代。

  【本文為大公數碼獨家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欄目介紹
機,可以是手機,亦可是相機,數碼產品都可以歸為“機”,有“機”是評測,無“機”卻不是空談,關鍵是敢説不敢説,我們敢説你不敢説的,就為圖一個樂兒。
製作團隊
大公網數碼互動郵箱
digi@takung.cn
  • 撰稿:大公數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