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姐和她的格力焦慮症

\

  文/秋源俊二

  一、格力的董小姐,又一次發飆炸了。

  這場在外人看來,略帶喜劇感覺的鬧劇,開始於今年二月份,一直持續到今天。格力電器(000651)進行了長達六個月的停牌,涉及併購重組相關事項。

  而在上週五的臨時股東大會上,該併購相關事項被否決了。這下讓董小姐身上的“格力焦慮症”爆發了。

  如果不了解格力這家企業的發展史,還閲讀那些新聞人“隨意抓取,裁剪式的加工”形成的資訊,那麼對了解這個案子,毫無益處。

  二、對於格力這家企業,我大概在高中階段,就有一定了解。

  第一個印跡,就是當時讀者文摘上流行的雞湯,大致就是説董明珠在九十年初,如何追債,如何開掉1.5億經銷商,以及留下了“只要違犯原則,天王老子也給我下馬”的鏗鏘語句,並開始了傳奇的人生道路。

  第二個印跡,就是在一些管理學書籍上看到的,關於企業專業化的案例。一個是專注造空調的格力,還有一個就是製造微波爐的格蘭仕。董小姐給人的印象,猶如“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的格魯夫。

  第三個印跡,大概是04、05年,她與風光無限的前首富黃光裕以及國美之間的較量。國美利用壓低供應商的應收賬款,要求各家供應商降價,董小姐不服,最後開撕鬧掰了。再後來,大家就能在大街小巷看到格力專賣店。

  讀大學的時候,有了第四個印跡。關於雷軍的賭局以及格力造手機的故事。

  回過頭來梳理一下,董小姐大致就是那種和你硬懟、剛正不阿、不慫逼的人,原則性很強,有時候一言不合就開噴、開撕。

  董小姐心性如此,因此自己辛苦籌劃了大半年,連TM個掌聲都沒有,不發飆才怪。

  三、去年陽曆年年末,爆發了萬科股權爭奪戰。萬科遭受這麼一樁事件,與其股權結構過度分散的內部條件息息相關。

  格力電器同樣存在類似的問題,其基本面也是類似:

  1)行業地位:公司經營優秀,行業第一。萬科在住宅房地產,格力在空調;

  2)運營能力:都屬於超級印鈔機級別的企業,盈利能力強。除此之外,“合規”利用會計準則,存在低估利潤嫌隙;

  3)公司財務:公司賬上現金過多,都超過一千億;

  4)股權結構:過度分散。格力的情況:最高持股珠海國資委合計18.22%+0.94%,不超過20%;萬科的大股東在第一輪增持前不超過15.04%。

  這樣的公司,看到了萬科這樣的先例,不被見縫插針的“野蠻人”頂上,那就奇怪了。

  要是像王石那樣,不得安享晚年,不可以幸福的給田小姐做紅燒肉,那將是怎樣一種人生悲喜劇呢?董小姐的發飆背後,深層次的原因,就在於此。

  四、前面的分析,只是董小姐個人的因素。下面談一下格力這家企業遭遇的“焦慮症”。

  很多朋友應該聽過格力地產(600185)吧,這家公司和格力電器(000651)其實沒什麼關係。最早呢,格力電器做起來了後,珠海國資委接着以“格力”的名號,做了一堆與格力無關的業務,如黑白小家電、格力地產、格力物業(2009年新設立成立的)等等。

  説白了,假借各種名義,利用格力品牌進行多元化;若是普通企業也就無所謂,關鍵格力電器是以“專業造空調”聞名的好不好?所以這些業務和自己的經營理念完全違背,這格力電器能忍?格力電器心想:擱狗狗忍了,擱我我忍不了。

  於是在2003年之際,珠海國資委和格力電器當時的老總朱江洪產生多次紛爭。隨着事情愈演愈烈,到了2005、2006年之際,戰爭爆發到了高潮。

  (本段內容,部分資訊參考了知乎王哲的回答)

  先來看看當年格力電器的股權結構圖:

董小姐和她的格力焦慮症

  (數據截至2003年)

  格力電器不聽話是吧,珠海國資委的某些官員,心想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對於不聽話的格力電器,直接開賣,賣給外資得了——美國一家名為開利空調(Carrier)的企業。

  賣完了,除了有錢,對於格力的牌子,珠海國資委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再也沒人跟你逼逼沒完。可是之後呢?格力這個品牌,肯定會被雪藏。珠海國資委想繼續利用格力品牌,那做夢去吧。

  珠海國資委企業經營短視可見一斑。地方官員任期一到,人就走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例如深圳健力寶、株洲太子奶、樂百氏純淨水、小護士等等,這些類似的悲劇不斷上演着。

  五、最後這個事情的解決,還真有一些天意。

  在我國證券市場早期,股票分為國有非流通股和普通流通股。“股權分置改革”討論開始於2003、2004年(當年郎咸平,非常喜歡説這個事,也藉此成為媒體經濟學家),而相關改革方案的實施,則在2006年——國有股以一定轉股比例轉換為普通股流通。

  天不遂這幫國資官員的願望啊,格力電器意外的被留下來了。

  董小姐當年,和當時的掌門人朱江洪,一起度過了這段流金歲月。

  六、因此,格力的焦慮症,一直盤旋于董小姐的腦海裏。

  萬科就是先例,公司治理層面,有一定缺陷,所以結果就擺在那裏,大眾對於萬科王石的評價,也急轉而下,由褒到貶。行業第一的位置,也在今年,被恆大超越了。公司內部人心惶惶,支離破碎,“離破產真的只差一個月”。

  因此,格力電器,二月份就開始停牌,為的就是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

  上面談到了格力歷史層面的焦慮症,但是在公司經營上,格力也面臨着增長天花板的問題。

  很簡單,當一個公司在行業取得了寡頭壟斷地位時,公司佔有率很難進一步提升,每上升百分之一,投入的資本耗費,是早期的好多倍。這時候,就會出現投資收益非常低的情況。因此尋求其他增長點,也就成為了重中之重。

  格力電器在2015年,進入世界五百強後,也是類似的。這家企業必須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所以格力造手機這樣的事情,很容易就出現了。

  但是,手機行業,早就不是藍海,而是紅海、血海。而格力電器併購珠海銀隆,這是家新能源電動車企業,特斯拉是看得見的例子,由於是前途光明的朝陽產業,因此併購也就合情合理了。

  所以,當併購這個案子被否,從企業歷史角度、自身發展角度,董小姐的發飆,可以認為是歇斯底里的。

  七、這一次股東大會併購案,主要涉及兩個事情:

  1)定向增發股票價值130億,用於支付併購珠海銀隆價款;

  2)定向增發97億股票,籌集資金。增發對象為珠海國資委、董明珠等高管層;

  增發股票的價格15.57元/每股,為停牌前當日股價80%(19.49×80%=15.57)。證券法律有規定,最多折價20%,我看到有新聞折價30%,其計算基礎是最近的股票價格(22.24×70%=15.57),特此糾正一下。(增發股票最多折價20%)

  在設計方案時,並不考慮實施方案之後,股價的變化情況,所以增發方案本身,沒有任何問題。

  臨時股東大會,肯定了方案一,否決的方案二。很多媒體對於方案的解讀,認知是有偏差的。由於增發股票是要稀釋股東權益的,不進行增發,大股東珠海國資委的持股比例就要下滑,下降到16.00%左右[18.22%×60.16÷(60.16+8.35)]。

  不讓定向增發,如果執行收購,大股東被稀釋,董小姐股份也將稀釋,股權結構瞬間成為成了下一個萬科。這樣的增發收購案,會被執行嗎?

  本質上,這個併購計劃就失敗了,一連串的方案計劃,並沒有什麼哪個有效、哪個沒效這麼一説。

  我忽然想起08年,國美的事情:貝恩資本對於臨時股東大會議案,也是投了一個反對票、一個同意票。其實就是意味着當時國美的陳曉下台。

  失敗了就是失敗了,董小姐有一種拔劍四顧感覺。這個局到底該怎麼破?

  八、董小姐的訴求,其實很簡單:

  1)處理好格力的焦慮症、實現企業健康長久發展;

  2)尋找新的發展方向或者利潤點;

  至於很多人談到,董小姐掏出9.37億,參與增發,這非常正常。董小姐本人,和王石相比,還是更為企業考慮的。

  忽然想起一個悖論,我們常常鼓吹主人翁精神,可惜到了資本市場,並不是這樣的。大部分人會説西方那一套,打工就是打工的,別想着企業是自己的。當下颳起的這股旋風,很容易衍生企業管理層的“道德敗壞”行為。

  這不是聳人聽聞,西方國家,對於這樣的高管,有豐厚的年薪和期權獎勵,大家也看到了新聞的。而國內,除了某些讓人噁心的國資委官員,更有國有資產流失這樣的罪名等着企業家。

  國內的環境,特殊的體制,是不會讓企業高管成為主人翁的,那為何要求這要求那呢?稍微買點自家股票,更有一堆人問國有資產流失。

  一句話:不要一談到企業,就説高管一邊去。言必談產權制度、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等。

  是的,西方是那樣的,但是西方是建立在有很好激勵制度的基礎上,他們可以出現新浪曹會計變股東的事情出現,而中國呢?

  某些國人的性格,總是這麼“西方和先進”。

  九、這個案子,其實就是增發價格有問題。

  這也是出現萬科股權爭奪戰後,第一個嘗試解決股權結構潛在隱患的企業,後續解決類似問題,就有了一定的參考。

  我也看到理性的用腳投票的市場力量,要是這樣的方案,放在早期的中國,多半是通過了。官僚的作用,在今天似乎沒有那麼有效。

  無論是昨天的萬科還是今天的格力電器,都可以看到一幅逐漸成熟的市場氣象,而它正在蔚然成長着。

  作者 秋源俊二 微信公眾號 QYJEQYJEQ

責任編輯:DN004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